元辰宮案例—不敢接觸人的青少年

這個案例是我緬甸朋友的表弟,他家非常有錢,但是他一進家門哪都不想去,他說自己想要接觸人群,但是他不敢,許多人以為他有創傷,而我的朋友很急著解決這問題,因為他很緊張焦慮。

唉,青少年啦!大概會有的問題都是差不多的,家人過於緊張就會有盲點。

我並不覺得他很自閉緊張,雖然他做出了縮在一旁抓抓手的樣子,但遇到一個陌生的大人被派人診斷你的問題,你又剛好是一個青少年,你抓抓手、表現出猶豫又害羞的模樣,這豈不是正常的嗎?

我高中的時候也被我媽抓去看精神科過,在醫生面前,最好是會誠實啦!(菸)

我的朋友說,她表弟認為催眠應該會很有效,好吧!這根本是個陷阱題,因為當你是一個青少年又聽到一個催眠師自動上門,你最不希望的事情就是被大人看穿真正的想法,如果這個大人一副無法改變你什麼的模樣,那就是你個人的小小勝利了。(對啦對啦!要放鞭炮🎊🎊🎊)

這不是我第一次遇到擔憂過頭的大人,想要靠元辰宮搞定青少年了,所以真正有問題的是大人而不是青少年,因為覺得自己搞不定小孩,小孩不聽話,但誰青少年時的時候有超級乖?

所以我跟這孩子說:「我們來玩個心理測驗吧!玩一個心理測驗不會少塊肉,你想知道你的問題在哪裡嗎?做完測驗我就會告訴你。」

看著他緊繃的表情,加上無意識地抖腿,我知道不用這招是不行的,因為如果我說是催眠,他肯定又要想辦法找到「小小的勝利」了。

在我個案的經驗中,我遇過無數個人說他進不去元辰宮,我實驗過古典催眠的手法,但是對於被電影/電視/漫畫洗腦的人,這種催眠沒有用,人們會有個預設立場:「我進不了我的元辰宮!」

這大部分是對催眠/潛意識的誤解,比如,你在開車的時候,你可以一邊開車一邊聊天,靈活自如地控制兩種機制,你的表意識—聊天,跟你的潛意識—開車,同時都運作著,所以平常你並不是潛意識跟表意識分裂的狀態,而是並存的。

那麼,當你倒數著要放鬆自己時,那不過是一個放鬆的儀式,當你習慣了去進入你的內在世界,連倒數都不需要、更毋須閉上眼睛—你只是被媒體上面,你所認知的催眠手法而制約了。是誰說你必須倒數跟觀想什麼,你才算是催眠呢?—這是你認為的!

做完元辰宮之後,我的緬甸朋友告訴我,她表弟覺得自己好像忽然開了一扇窗,變得很清醒,但他很害羞而不好意思跟我說。事實上,這孩子聽完我分析他的心理狀態,覺得這個測驗意外地符合現狀,然後我才告訴他這是催眠。

她的表哥一臉擔憂地看著我,想追問這個小朋友到底有啥問題。

「喔!我覺得他沒有什麼問題,他唯一的問題就是過得太爽。」我悠哉悠哉地回答。

大部分青少年的問題,就是因為沒有磨難,而大人們捨不得讓他們被磨難,覺得不要讓孩子跟自己以前同樣苦,唉,我能說啥呢?吃苦有吃苦的好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