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是神明認可的風水師?!

當神明的旨意與風水師的意見不同時,到底應該要聽誰的呢?是該聽從神明的旨意,還是要採納風水師的建議呢?這還真是個難題!而我這次到府堪輿就遇上這樣的情況,客人看上一間五層樓的透天別墅,想說要再簽約前,先請我們來看看房子的風水與格局,順便討論一下應該要如何裝潢、隔間的問題。

在與客人約定的時間前,我們便已提前抵達目的地,而我也順便觀察一下房子周圍的形勢,畢竟房子風水的好壞,可不僅僅只是屋內格局而已,因為屋外局勢的影響力可遠遠超過屋內格局呀!

在與客人、業務打過招呼後,便在他們的引領下,進入這間氣派的透天,因為這棟透天配有電梯,於是我們便直接從樓頂的神明廳開始看起,當我正準備開口時,客人便開始說她想要將神明廳轉個方向,並告訴我們她原本構思的方式,但我一聽便覺得不妥,一來是若依照客人指定的朝向,前方將有一個屋尖形煞映入眼簾,且神明廳的牆面也要重新拆除,二來則是神明廳背後將會是電梯間,這電梯上上下下的,形同後山不穩當,神明怎麼會坐得住呢?

若依照客戶原先的決定,神明廳正面將直接面對此屋尖形煞沖射,這將導致家中不安寧,且容易有意外或火災

我便將我的建議仔細分析給客人聽,然而,客人聽完卻面露難色,直說她是去請示過神明的,但如果根據我建議的方式,那可是完全推翻神明的旨意了…..

原來在簽約前,客人到常去參拜的關帝廟問卜,問這間房子是否適合?順便想知道如果請神尊回去,神明桌的位置應該要朝向何方?但是問神的結果,不論如何問,關帝爺都是反對購買這間房子,且指示如果執意要買,那麼未來安置的神桌位置,要把原來設計的神明廳做大幅度的轉向與修改,這可讓客人與建商都為難了,然而,當客人再問是否要請風水師來調整時,關帝爺則又給出了肯定的答案。

正當我們還再糾結是否要妥協時,內人將我拉到一旁提醒說:「雖然客人已經問過神明,但既然客人請我們來看風水,我們還是必須要秉持著我們做為風水師的原則,縱然與神明的意思不同,我們還是要有所堅持。」內人這話可提醒了我,既然身為風水師,理應運用風水之力來為屋主謀福,如果只是隨波逐流、一昧地順應別人的意見,那豈不是與一般江湖術士無異?

在與客人夫婦耐心溝通後,我見他們仍猶疑不定,便對他們說:「如果你們還是擔心,那麼就將我所說的方式陳述給關帝爺聽,讓關帝爺來決定吧!我相信神明會接受我所說的方式的。」而當我們堪輿完後,在門口與客人閒聊時,客人對我們說:「其實今天會請你們來看風水,也是神明的指示!」客人笑著說:「我們還問關帝爺說只請你或是Sada老師一個人來看風水可不可以?關帝爺說不行,堅持要你們兩人一起請來才可以。」(我說關帝爺還真會算,我們兩人一起堪輿,也只收一個人的錢呀!)

我與內人互相望著對方,這情況怎麼似曾相識?啊!原來之前也有這樣的經歷,同樣是客人拿著我們的名字問神明,問請我們來看風水是否合適,神明也是給予肯定的答案,而且神明好巧不巧的也是關聖帝君,不過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!

開車回程的路上,內人歪著頭看著我說:「怎麼樣?被神明認可的感覺很好吧?有沒有很開心?」我點點頭說:「雖然被神明認可感覺還挺不錯的,但壓力有點大就是了。」(還真是人在做,天在看)

客戶當天便傳訊息給我們,原來在堪輿完後,客人便驅車前去關帝廟,將今天我所說的建議說給神明聽,而當客人再請示神明後,神明也同意了我的說法,一切依照我的建議來安置神明廳,讓客人直呼太神奇了!

原本反對的關帝爺,也同意了我的建議

有些人認為房子的事情,也許問過神明的意思就好,不必再請風水師來看過,但我認為神明是公平、公正的,祂會依據每個人的福德來決斷你是否可以擁有這樣的風水寶地,而我則是站在屋主的立場,運用風水之力來為屋主謀福與趨吉避凶而已,這並沒有說誰對誰錯,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選擇而已。

我猜想,也許神明是希望透過我們的專業評斷,來促使他們檢視自己屋子的風水,因為如果甚麼事都要駁杯問神明,神明應該會忙翻了!

無憂閣風水勘輿服務:

NT.12000元,包含紫白飛星佈局,若加上奇門遁甲布局,則為15000元。

※大台北地區以外的車馬費另計
※工廠、店面、公司行號另計費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