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辰宮書房的假蛇是誰?

前陣子對岸的客戶由於看到書房有假蛇,感到大惑不解,他是開藥店的,屢屢被政府稽查,附近的藥店都沒這麼倒楣,於是我就問他細節了。


他覺得那條假蛇掛在牆上很奇怪,怪就怪在嘴裡竟然有人類的牙齒。


「你覺得是誰的牙齒?男的、女的、小朋友?」
「男的吧!」
「幾歲的人呢?少年、青年、中年、老年?」我繼續問。
「嗯,我覺得是老年的。大約40-50歲。」
「蛇是什麼顏色呢?」
「黑色。」
「那你周遭的藥店裡,有誰是40-50歲,穿著黑色衣服的男人呢?」

他想了想,說附近有一個沒什麼客人的藥店,看起來光線很暗,有時候他幫客人熬藥的材料不夠,還會去那邊買來補貨,他覺得那個藥店老闆有點可憐,每次去都沒看到其他客人。甚至有的時候他還會騎機車載著老闆回自己的店裡。

「可是,我也有點懷疑那個來檢查的科長!但我平常也會幫他熬藥膏,多少有點巴結他,希望他不要找麻煩。」

「你覺得科長有什麼理由必須要找麻煩呢?難道你惹毛他了?」我問。


「我很小心的,因為我不想得罪他。希望藥店能經營下去。」

「你不是有帕嬰嗎?你可以去問它們。」我忽然想到這個辦法。

過了幾個小時後,他說帕嬰不知道是誰幹的(他本身有修練一些道教術法),因為他懶得去分配帕嬰的工作,導致一團亂。雖然帕嬰們覺得那位藥店的老闆有80%的機率舉報了,但他還是覺得那位老闆有點可憐。

「好吧!那你就優先分配工作吧!」我想起來最近我也真的是懶得命令帕嬰要做什麼,只想延長休息睡覺的時間,有許多請了聖物的朋友都會犯這個毛病—懶得許願。

你沒有分配好工作,它們就不曉得要如何幫你了。

那條假蛇有可能是他認為的假想敵,實際上並不存在。也有可能是藥店的老闆,可能性最低的是政府派來的科長。結果帕嬰竟然還跟他說不要太好心了,去補藥應該分散到附近的其他店進貨,免得之後被暗算。

客人說他只想好好當個小中醫,把店鋪顧好,過好生活,怎麼就這麼難呢?幾次檢查都把他弄得很緊張。

不過,帕嬰就是要在這個時間才能萬用百搭,對於自己的處境,你需要很多的資訊參考,以便做出正確的判斷,沒有跟聖物講出自己的目標跟願望,也就難以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請了聖物卻懶得許願的人,記得要回去好好跟聖物說話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