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星的孩子們

中世紀的人相信醫學和行星運行密不可分,我讀《在中世紀星空下》一書,作者阿部謹也提到了德國的Hausbuch(家書),正是以這種信仰為主題的敘述,《家書》是南德沃費葛(Schloss Wolfegg)這個地方加傳的羊皮紙文書,完成於1480年前左右,作者不詳,有人認為可能是年輕作家辜訥瓦(Mathis Gothart-Nithart,1475或1480-1528)或是爾赫如‧羅衛齊(Erhard Reuwich)所作。在中世紀星空下

在本書裡,描繪出中世紀各個社會階層的風貌,而且還有彩色繪圖,相當有趣。

在阿部謹也的文中,提到了這些行星的圖畫,這使我想到了每到新年隨手可得的農民曆印刷本,屢屢出現的生肖預測或是生男生女、八字秤重,雖然東方人對行星的西洋稱呼有點陌生,但從阿部先生的書裡,我們還是可以多了解一下,占星學的基礎,也像東方命理一樣,從通俗的曆法中延續至今。

以下的內容,或多或少摘要了阿部謹也的文章,可惜他的中文譯本就只有《在中世紀星空下》,我想《哈美崙的吹笛人》(ハーメルンの笛吹き男 – 伝説とその世界)這本書就沒太大的指望了,太過狹窄的主題難以得到出版社青睞,但台灣的出版社可是血汗工廠,咱們還是別為難出版商了,題外話,雖然吹笛手是人人聽過的童話故事,連宗像教授系列漫畫也曾多加著墨這個主題,加上我以前上西班牙文翻譯課,教授就教過翻譯這則童話故事,所以我的印象十分深刻。

這是<土星和他的孩子們>,阿部謹也寫道:「土星是最大的行星,但卻也最缺乏品德,寒冷又乾燥,被認為有違人類的本性。這個行星被視為陰險和不道德者之星。在這顆星下出生的孩子,身體彎曲,不論皮膚或頭髮都相當黝黑,沒有鬍鬚,穿著骯髒的衣服,集所有壞事於一身。土星的時辰為壞時辰,主人們也會在那個時辰遭到背叛,土星的時辰不能做任何事情,因為不會有任何好處。土星是每三十年又五天六小時繞行一周。…畫面最下方的剝皮工匠正在剝除死馬的皮,剝皮工屬於賤民中的最低階層…」

在圖中,出現了魔女、修道士、死刑犯、貧窮的農夫,粗野懶惰、善妒、可悲、衰弱又挨餓受凍,形狀怪異,命中注定要在苦難與艱苦中工作的,正是土星的孩子。

「木星是溫暖又濕潤,擁有品德的行星,每十二年遶行一周,聰明又平和,擁有強烈的倫理觀念,是堂堂正正的人,受幸運之神的眷顧,穿著端正的高貴之士,充滿優雅的氣質和豐富的藝術氣息…適合擔任法官、官僚及朝廷大臣這些工作,正是木星的孩子。」

那麼火星呢?這還是脫不了希臘戰神馬爾斯的影響力:「火星是炎熱又乾燥的…以蠍子和公牛為象徵,當火星展現威力時,正是苦難的開始。在火星支配下出生的人,易怒、削瘦、性情沉悶。個性激烈、好戰、喜歡吵架、竊盜、殺人和詐欺無所不為,靠戰爭學習刺殺及攻打。臉色褐中帶紅,極為乾瘦…牙齒小,略有鬍鬚,個子高且皮膚乾硬,有火焰燃燒之處,就一定有火星之子。」

這時我忽然想到了電影《王者天下》的男主角奧蘭多‧布魯打鐵的身影,這部片非常有火星的節奏跟味道。


「太陽是王者之星,是最穩定平和的。…在太陽支配下出生的人,有美麗的臉龐、大眼、白裡透紅的皮膚,太陽支配的時辰是最佳時辰,神就是在這個時辰誕生,在這個時辰出征勢必勝利,虛偽欺騙者不具任何力量,醫療上的放血也要在此時進行。教會、修道院、城堡及都市的基石適合在此時建立;皇帝、國王及主教的選舉也是以此時為最佳舉行時刻。」

接下來是金星。金星又冷又濕,卻是幸運星。

「金星之子乃黃皮膚的人、不純潔的人以及喜好女色的男人。當金星接近的時候,很適合買新衣服或是購物。在金星支配下出生的孩子,個子不是很高,眼睛也不是很大,性格穩定、好說話、愛乾淨,喜好音樂及舞蹈。在金星支配下產生的愛情會有結果,友情也能發展,適合結婚,相互爭吵的兩人也能和解。適合沐浴,但不適合醫療上的放血。」

Fichier:Hausbuch Wolfegg 16r Merkur.jpg

「水星是手工業之星,畫面的左下方是金工師傅正在一展所長,旁邊的雕刻家正在雕刻耶穌基督像,中央的管風琴工匠正在工作…水星之子都有勤勉的個性。」

月亮是最有名的一張:「月亮支配下的是魔術師、漁夫、流浪學生、捕鳥人、磨粉工人、澡堂老闆、港灣內的搬家工人等靠水生活的人們。」

此外,以七顆行星支配的曆法,也包含了沿用至今的百年曆。這是由教宗格列高列十三世(Papst Gregor XIII,1502-1585)改革的太陽曆,於1582年開始使用至今,這就真的很像我們的農曆了。但,也不能說它不科學,因為這種民間曆是在蘭古海姆(Kloster Langheim)修道院長莫力茲‧克那瓦(Mauritius Knauer, 1613-1664)歷經七年觀察同一地點氣候變化及順應天候之農作物的特性、病蟲害等詳細觀察作的記錄為基礎完成的。

然而由於找出真本的文件,現代學者才發現初版之後有很多誤植,印刷時日期也有錯誤。打從1701年就連續錯了三百年了。唉,如果我們現在的農民曆或占星曆全部都是要重改的話,包含黃道十二宮都是虛擬切出的宮位(實際上哪有可能十二星座均分黃道的長度?),那麼最後這些命中註定的說詞,就變成是一種純粹的統計學,而非普世真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