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第一次前世催眠(當然是催眠別人的經驗)

記得我上催眠課的時候,有一節課是教前世回溯,老師教到這堂課時,我真是超級期待啊~但是,跟我一起練習的同學,是兩個不太相信前世的同學,也就是說,也許他們不相信前世,會讓我的前世催眠引導失敗。

結果,我的擔心是多餘的。

這堂課是整個催眠師訓練課程後半段的部分,所以,在前面幾堂課,同學們已經很熟悉催眠的流程跟放鬆的步驟。

第一位同學是臉書熱門NLP粉絲團「地圖並非疆域」的版主─拉麵祺,他一開始就跟我說他不相信前世了,所以,我也就抱著試看看的心情去催眠他。

沒想到拉麵祺的故事讓我在整個過程快被嚇死了。怎麼說呢?

一開始他出現在室外,穿著古代服裝,路上沒人,所以我請他走到有人的地方去,接下來整個故事就呈現鬼打牆狀態,無論是問客棧的店小二還是路人甲,當我請拉麵祺問這些人,他在這個世界裡叫什麼名字時,這些人居然異口同聲地用詭異的眼神瞄回來說:「你知道的。」

好不容易出現了一位俠女跟蹤狂,貌似暗戀拉麵祺這位少俠,那好吧!無魚蝦也好,我請拉麵祺問問她,結果她還是一樣回答同一句話,那…至少讓我知道女俠的大名好了,沒想到這位女俠依然丟出一句:「你知道的。」接下來整個故事奔向了大爆走的路線,我一邊催眠拉麵祺,一邊頭皮發麻。

俠客跑到一個萬丈深淵,從懸崖一落而下,而這個俠女跟蹤狂也跟著跳下去。「什麼?」我內心暗叫不妙,這個時候果然就應該要使出老師說的安全機制,這是要自殺嗎?太恐怖啦!我第一次催眠別人到前世就要面臨這麼艱難的挑戰,但是我也沒有時間提醒拉麵祺,說他會非常安全,只好順著他的話,看看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。

俠客跳下去山谷之後,毫髮無傷,俠女跟蹤狂也整叢好好。俠客到山洞裡發現一個寶藏箱,他打開箱子發現裡面只剩沙子,就把沙子放在身上,帶到海邊讓風吹走。催眠到這裡,我還是一頭霧水,這是尋寶故事嗎?

此時,拉麵祺笑了出來,讓我嚇一跳。「哈哈!我知道了,這是反映我生活的現狀。」於是我又轉換了場景,俠客在樹林中以高超的輕功跳躍穿梭,而俠女緊追在後,俠女跟蹤狂抱怨俠客都不理她,沒想到俠客還是很帥氣不想理她,俠女忍不住說:「你再不理我,我就變惡魔喔!」

「那你變啊!」俠客輕蔑地一笑,俠女馬上開始臉孔猙獰,長出了惡魔的角跟翅膀。此時身為催眠師的我已經覺得這不是自己可以理解的境界了。

兩個人在樹林間追逐,俠客就毫不留情地踹了惡魔一腳,於是惡魔又變回原來的俠女。「哪呢?(日語)」我心裡想著,這到底是什麼樣奇怪的故事啊?

然後,等到俠客臨終的時刻,俠女還是在俠客身邊守候,我請拉麵祺看一下俠女的臉孔像今生認識的誰,結果,又是一陣爆笑,害我又起雞皮疙瘩了。

「是Money!」他說。Money是他家的貓。等到他回到現實,拉麵祺說,他覺得這不是真的前世,只是他個人對於現實生活中的投射,但是他一想到那個俠女跟蹤狂居然是隻貓,就覺得超搞笑啊!(我臉上已經出現了三條線了。)

第二位同學呢,基本上我也不能抱著太大的期望去催眠他,他說他工作太累了,可能會不小心睡著不理我,所以,我就儘量按照老師教的步驟去催眠他,但心裡不抱持任何期望。

沒想到他真的進去了前世(應該吧!),這是一個原始部落的少年迎接成年禮,要跟野獸戰鬥的故事,連臨終的部分我也引導出來了。

其實能不能一次就進去前世催眠,本來就是很難說的一件事情,大部分的人進不去前世的最大原因就是不夠放鬆,或者潛意識對催眠有些排斥。而我在催眠個案時,也的確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到前世,如果平常有冥想打坐的習慣,會比較容易進入前世,而一般人大概需要3~4次的前世催眠才可以感受到前世。請注意,我沒有寫「看到」,因為有些人可能只是模糊的感覺或是聽覺,隨著習慣受到催眠指令引導,慢慢就會有五感浮現,這是需要練習的。

前幾天我寫了一篇分享文,這個個案本來想看的前世是另一個她覺得比較重要的,但是指導靈不讓她看,於是她就看到了關於德國的前世。事後有人留言問我:為什麼指導靈不讓她看那個前世?

我想原因有很多可能性,也許她的潛意識不想要曝光這個故事,也許現在還不是她可以了解前世的最佳時機,如果我們總是從靈界的角度去看,這都是很合情合理的,但我比較喜歡用心理學的角度去解釋。

指導靈,有可能並不是真的有一個高靈在那邊,而是一個內在的保護機制,在薩滿的下部世界之旅當中,也有一個守門人,但跟阿卡莎催眠這個方式最大的差別是,如果你要進去下部世界,必須經過守門人的同意,而我在引導個案進去阿卡莎紀錄圖書館時,可以先嘗試進去看看,但進不去的話,就要問指導靈意見了。

在推出阿卡莎紀錄催眠的服務之前,我想了一個多月,如果我讓自己進入催眠狀態,理論上也可以去看對方的前世,但那就變成了通靈服務了,所以我決定還是老老實實做催眠的服務,讓個案自己看到,比我來看更有說服力。

除了催眠,塔羅牌也可以看前世關係,我很少會用這種方式來解個案的問題,像最近的個案,因為她看不到她和某人的前世關係,又剛好她有預約塔羅個案,所以就改用塔羅來解析,塔羅的解析無法知道故事的年代、國家、職業等等細節,但如果是單純解析關係的話,其實還滿好用的。

前世催眠之於我,是一個我喜歡的興趣,比起改善別人的戒菸或瘦身問題,我比較喜歡這個議題,因為改善不良的習慣,除了催眠之外,也需要個案在日常生活中有所改變才行,一個什麼都不願意配合的個案,真是浪費金錢跟時間啊~(對不起!我很愛惜客人的金錢,沒必要的錢,請千萬不要亂花在我身上。)

我覺得,前世催眠不一定可以得到你想要的答案,而且就算你藉由前世催眠了解今生的某些關係,你作決定還是要按照今生的關係來做,兩者不可以混為一談,否則會讓你產生錯亂的價值觀,每個角色的立場隨著時代跟關係的變遷,一定會改變的。

如果只是單純想要知道自己現在的問題有沒有別的解決辦法或建議,我當然會非常贊成做前世催眠,而且,在催眠過程中出現的指導靈,也就是我們內在的神聖自我,常常會有非常睿智的建言,這代表每個人的內在都有強大的力量可以改變自己的生活跟人生觀,重點倒不是你看到的前世是否像拉麵祺一樣爆笑,而是你在催眠當中,對自己的生活有沒有反省或領悟,而你所看到的故事,絕對都是你的潛意識或神性自我願意讓你知道的部分,我覺得這是前世催眠的重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