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世回溯原理大揭密

我年少時對前世非常感興趣,那時電視上正在流行催眠大師的舞台秀,但我可以查詢的書籍卻非常少,所以,我便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知道自己的前世是誰。等到接觸了身心靈圈的領域,有了一些特別的體驗,便真以為自己前世是某個赫赫有名的大人物,唉,人那麼天真到了老就該醒醒啊(喂!)

確實在前世關係中,有許多不可解的現實人生情節能獲得解答,比如:我為什麼對某個人一見如故?或者某個人就是特別惹人厭?

每次在催眠個案時,看到他們憋住氣,我大概就猜到下一秒要飆淚了,趕快拿出衛生紙,這種情況就非常出現在前世回溯過程中,儘管我無法證明他們探索的前世一定為真,但那激越的情緒反應卻很誠實,所以前世催眠仍有一定的效力。

回溯技巧具有某種共通性

我並非只用過元辰宮系統回溯前世,也用過阿卡莎紀錄催眠的技巧,甚至是薩滿的下部世界系統,這些技巧都能回到前世,對我來說,那僅僅是蘋果跟微軟兩種不同視窗的差異,但都可以連線到臉書上,所以哪一種介面比較好呢?我想是因人而異的。

最初我學習前世回溯的技巧,並不是靠元辰宮,而是催眠課老師教的,那個時候我已經知道薩滿的下部世界怎麼做回溯,研究過布萊恩·魏斯博士(( Brian L. Weiss, M.D. ))的前世催眠三本巨作,我學催眠的時候已經三十出頭,但這些前世引導的書,包含元辰宮的書,在我二十出頭的時候早就讀過很多遍了,當然,也有蘇菲亞·布朗(Sylvia Browne)的靈媒書系列—她確實是個高明的催眠師,看她的引導稿就知道了(雖然常遇到有人吐槽她通靈不準),還有各位熟知的量子催眠系統,所以後來一有機會我也體驗過量子催眠的回溯,只是我把那篇文章刪了,因為,我認為我當初看到的是內心的妄想,並非前世。

我以前的工作就是身心靈網站的編輯,就算不是現在當紅的老師們跟我有什麼接觸,至少當時跟各大出版社都有業務往來,在那短短兩年內,我讀的書大概有三四百本以上(我也記不清了),其中有一百多本是自然醫學或中醫,一週的讀書量是十幾本,因為那是工作,我必須找資料找得更快,更快看完書才可以上架我挑選的好文章,不知不覺就讀過超多本書。

所以除了催眠書,靈媒所寫的書,阿卡莎紀錄的書,我讀過的書不勝枚舉,但唯有親自下海去實驗,才知道前世回溯引導是怎樣的過程,書裡面一定寫讀者成功的案例,卻不會提到失敗的案例,以及怎麼進去前世。

神秘的內在守護者

在潛意識的世界裡面,門、窗、鏡子、小徑…是最常用的隱喻,代表有待揭露的真相,但那些真相是部分的真相,所以即使看到潛意識告訴你,關於某件事的訊息,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儘可能地探索內在世界的隱喻系統,做個紀錄,再去統整這次的經驗,我認為這是比較科學的方法。

這些隱喻系統是誰來管理的呢?是我們內在的守護者,薩滿的系統中,我們稱之為「守門人」,如果要進入某個次元空間,必須要經過守門人的同意。就催眠師的立場,我認為「守門人」不是一個靈界的專職官位,而是一個人內在的把關條件或次人格,我們也稱之為「X」。

必須要讓X覺得這引導跟回溯是無害並受到保護的,個案會比較容易進入內在世界。

在古典催眠的領域,進入前世回溯之前,必須要設定一個心錨,通常是一段美好的回憶,萬一前世回溯的故事具有危險性,那這個心錨必須是強烈到足以讓個案恢復心平氣和或愉悅的心情,但在宗教的領域中,就比如說我剛剛提到的薩滿,這個心錨不需要透過碰觸身體來設定,可以設定一位隱形的保護者,例如,指導靈,當事人會覺得安心可靠。

就算是不相信薩滿、宗教式引導的人,受過古典催眠訓練者,大都知道內在守護者的存在。

曾經有過一個深度催眠的實驗:

受試者非常信賴催眠師,他進入了深度的放鬆,催眠師暗示他,當他睜開眼睛時,將不會看到擺在眼前的一張椅子,然後要求他直接走到椅子的正後方。既然他已經看不到椅子了,你認為他會怎麼樣走到椅子後面,是走直路還是繞彎呢?實驗的結果是,即使當事人看不到那張椅子,他還是本能地繞過椅子,走到椅子後面,但他以為自己是直直走。

所以,薩滿的下部世界系統,會設定一位守門人,如果保護者覺得危險,那當事人就不能到下部世界去探索。在新疆的薩滿系統,薩滿甚至會在儀式服裝上面繡好靈界的路線地圖,以免巫師找不到回來的路,而在阿拉斯加的因紐特人進入海底世界面見Sedna女神的儀式裡面,這個儀式的步驟很顯然是一個文化的隱喻:巫師必須避開兇惡的守護獸(保護自我的開關)跟安撫女神(療癒自己),他們並沒有像元辰宮那樣的房子,他們的房子就是在海底,代表神性的海洋,也是他們所有豐盛、生計的來源,海洋對因紐特人而言,就是生命的源頭,也就是說,那某種程度上算是因紐特人的「元辰宮」。

如何讓內在守護者點頭

現在,問題來了,「X」或內在的守護者,會讓個案願意去探索內在真相的條件是什麼?

答案就在「前暗示」當中。

所有正統的催眠都必須具備前暗示、前導、深化、個案過程、後暗示的步驟,這是非常非常基本的東西。什麼是前暗示呢?

比如,我們看電視或看某些前世回溯個案的書籍,作者會分享一些案例,告訴讀者:內在世界會有一棵樹、有一棟房子、有一位管家….你可能會看到秋天的樹林、春天百花齊放…..諸如此類讓你提前想像你將會看到怎樣的世界,當你已經知道這麼多成功又有趣的故事,你內在的守護者或「X」也會跟你同時明白—這是沒有危險的,而且是可以預知的旅行過程,所以你可以控制或創造你的內在世界,那麼,「X」確定了你是安全無虞的,要進入內在世界的成功率便會大增。

所以,這些書籍,本身就是一種「前暗示」,它就是你內在電影的「預告片」。

但內在守護者或「X」不一定會讓你看到所有的故事,因為它會選擇性地曝光自己可以公開的內容,比如,你可能會進入某個前世,體驗和現在伴侶之間的情感糾葛,但故事的細節、年代有可能與你真正的前世有差異。

讀到這裡,或許你會有點失望,反過來想,知道自己前世真正是誰,並不是必要的,它有可能會阻礙你去處理今生的問題或者用來曲解處理的辦法,比如,曾經有個外遇的女人,想要透過前世催眠去看自己和第三者前世是夫妻關係,她要的是一種安心或合理化的解釋,但這是必要的嗎?

影響是否能夠成功回溯前世的主因

即使回溯前世,也未必是看到真實的故事,這恐怕會讓許多人感到失望,因為書中的故事著實太吸引人了,沒有催眠經驗的人,也會擔心自己是否進得去前世。

其實,影響是否能成功回溯前世的主因,通常也是能進入元辰宮的主因。

「前暗示」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讓個案內在的保護機制可以放寬。但如果個案不相信催眠師,就有可能進不去。

另一個可能的因素就是當事人並不那麼想知道真相,為何如此呢?大部分原因就是當事人隱隱約約覺得應該會有可怕的事情發生,只是他們未必會承認這一點,這又牽扯到「前暗示」的手法,如果當事人一想到元辰宮,便聯想到電視上的觀落陰、上天堂、遊地府,對電視節目的戲劇效果產生恐懼或擔憂的情緒,內在的守護者就不會讓你進去。

因此,催眠師要負一部分的責任—他必須在「前暗示」過程中給予個案足夠的信任感。

個案當然也要負責任,如果他對於將要見到的景象有過多的揣測、幻想,例如,我們常以為進入催眠的世界會有3D身歷其境,這就是一個很常見的誤解,那麼當他僅僅是跳出片面的意象或隱喻,進入他的感知跟直覺反應,他也不會相信,像這樣的案例,我遇過非常多,他們認為自己看到的是假的,別人代觀的才是真的,就專業催眠師的立場看來,我認為都是真的,是個案自己不能接受罷了。

所以,真正的關鍵在於當事人是否相信自己能被催眠。

我以前也曾經覺得那個前世或是我看到的景象都是幻覺,直到我受過了完整的催眠訓練,才知道潛意識的世界意象結合了集體潛意識跟個體化的潛意識,最明智的做法應當是放寬心,接受有其他的可能性或相信自己能夠去處理好內在的矛盾,先去了解自己內在世界,直接跳進去逛逛。

催眠師並不會讓個案昏睡或失去知覺,更不可能藉此侵犯個案的身體或自由意志,因為內在保護者或「X」決不會允許這類事情發生,也就是說,透過催眠去引誘別人犯罪機率很低,除非這個人自己本身就想這麼做,所以他可以假託催眠之名去行惡。

內在的隱喻系統可以從集體潛意識去詮釋跟分析個案的心理狀態,但那不是一定的,因為每個人對同一件事情的看法不一定雷同,唯有累積足夠的探索次數跟理解自己的隱喻地圖,才可能會出現精準度更高的心理分析。

為什麼宗教體系的潛意識引導會有神效?

這個問題很有趣,並不是因為引導者比較高明或者擁有神力,很多人會覺得那是一種法術,確實,我們也可以用法術的套路去製作「前暗示」,畢竟信徒們往往覺得神明的力量大過於自己。

是故,這種相信神大過於相信自己的心態,就能提升成功率。

我在許多次個案經驗中,終於明白了大部分的人認為唯有「神」才有超越性的力量,完成自己的願望。老實說這沒什麼不好,因為當內在守護者或「X」覺得這股力量絕對有用,那麼,這也保證了他相信自己可以做到,下一次他再來預約宗教儀式改運的機率就會很高,藉由某種神祕未知的強大力量去克服自己的軟弱,能成功就是好的。

你信什麼,你就會成為你信的那個樣子。

總結

被我這麼一說,恐怕有許多人開始覺得前世什麼的都是騙人的,這樣的想法太過武斷,因為潛意識的隱喻系統對於改變我們的現狀還是有所裨益的,如果你連自己真正的想法都不願意承認或是想辦法克服內心障礙,又要如何獲得想要的成功呢?

前世回溯或是進入自己潛意識的技巧,都是與內在的認知達成和諧一致的方法,比如,你想要賺大錢,又覺得賺大錢是不道德的,這個內心的矛盾若不解決,遲早會成為實踐夢想的絆腳石,真正能在某方面獲得成就的人,必定要先解決他內心矛盾、以及行為與想法不一致的問題,他才能實踐夢想。

換句話說,一個成功人士,他必然非常了解自己想做什麼、能做什麼,先行解決了他內在的衝突,他才可以全心全意致力在自己的目標上,無論是任何一種身心靈改善的技巧或者是宗教儀式,有效的方法就是好方法。

身為催眠師的我,認為前世回溯不管是否為真,能讓個案認清自己的現狀,做出適當的回應與改變,那也是很不錯的方法。